类似小草莓直播app

因为有魔法这种不科学的东西协助,搜救工作同样快的不科学。

搜索全部可能有人被埋住的区域,清点人数,等等一系列的工作只花了不到三小时就完成了。

这次对付破坏龙甘多拉,先不说物资方面的消耗多大,人员方面有三百多名帝国士兵阵亡,其中大多数都是在破坏射线中直接被分解了的,被埋在石头下面的士兵倒是都活了下来,只是受了程度不定的伤,需要进一步治疗。

冒险者那边的损伤非常轻微,大约百人的冒险者队伍只有数人因为躲避不及时被破坏射线气化了,压在石头下面的冒险者全数生存,连受伤都很轻,只是擦点药酒就能好的瘀伤。

毕竟冒险者们习惯了与强大怪物战斗,危机来临是的反应和躲避能力比士兵好得多。最重要的是冒险者们散漫惯了,不像士兵那样站的比较集中整齐,躲避起来自然活动空间更大。

凤凰流方面的损失跟冒险者差不多,带来的二十人中仅有一人当场死亡,其他的都是被石头压住了,且这帮天天就知道锻炼身体的武艺者极为抗揍,伤势更是可以忽略不计。

损失最大的,就是被帝国当成心肝宝贝的帝国魔法师团。

150人的魔法师团还活着的只有不足50人,其中伤者占了大半。

培养一名法师所消耗的金币绝不是什么小数儿,一个合格的魔法师站在这儿就跟一尊纯金打造的塑像差不多,更别提这不是你有钱就能挽回了损失,适合学习魔法的人才本身就不好找。

每每回想起魔法师团的损失数字,欧文甚至都会感觉到内心一阵绞痛,这可比损失一个成编制的帝国士兵军团还要难受。

帝国占据群山,有大量优质的矿藏,金银等贵金属自然也是很富裕,但因为他们没有多少良田,粮食等大量的生活必需品都依赖进口,大量的金银等硬通货都必须用来购买这些物资。

正因为是生活必需品,即便是进口,出售价格也不能高,帝国的财政实在是很吃紧。

长发瓜子脸美女清新俏皮清瘦身材甜美写真

这次给冒险者开出高额悬赏,又损失了大量的魔法师,以及消耗了大量物资。看来有一段时间帝国必须紧巴巴过日子了,负责财政的官员更是上吊的心都有。

不过钱不是白花的,最起码他们解决了破坏龙甘多拉这个威胁,如果放任不管,一旦甘多拉跑到帝国首都去大闹……

那就不是财政问题了,而是生死存亡的事情,整个帝国说不定都会跟着分崩离析。

不过这事儿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。

甘多拉遭到伊奥凯拉的打击,把自己变成了卡片躲过一劫,这种程度的封印是非常不靠谱的。

剩下的工作,就是把甘多拉重新放回它应该呆的封印中,靠时光的力量将其慢慢腐朽。

大部队继续留在原地休整,治疗伤员以及继续搜寻看是否有漏掉的幸存者等善后工作,另一波人则趁着天刚亮就再度出发,前往破坏龙甘多拉的封印地将其重新封印起来。

办这件事的人不需要太多,但实力一定要够强。

这是因为据说封印地周边也有一定程度的危险,大部队过去反而会寸步难行,而且封印地具体在哪属于机密的类型,所以不宜大部队跟去。

最终人选就只有凤凰流的帕梅拉,外加傅崇文和林天赐两个编外人员,以及艾萨克四人而已。

等天空亮起鱼肚白,他们坐上马车就出发了,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的。

老实说,林天赐觉得这个提案并不靠谱。

破坏龙甘多拉很有可能是邪修给放出来的,既然如此,他们能放出来一次,就能放出来第二次,自己这边眼巴巴的将甘多拉送回去,不过是做白工。

艾萨克则有不同的意见,那个封印地封印的,可不仅仅只有甘多拉。

在上古精灵发迹以前,凤凰流、狮子流与魔神流就是奇卡怪界这边对付怪物的急先锋,他们将杀不死的怪物都封印在了一个地方,甘多拉不过是其中之一。

据说这个封印非常强力,且需要封印怪物自身的力量维持,如今少了甘多拉,艾萨克担心其他的怪物也会一个接一个的破开封印出来。

所以把甘多拉重新封印回去还是十分有必要的,至于会不会被邪修再放出来……

这一点,艾萨克说可以通过别的手段进行加固,帝国魔法师们研究出了一种新型的封印卷轴,说是高等封印术的威力加强版,而且似乎信心十足。

反正林天赐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既然艾萨克有信心,林小哥儿也就没什么意见了。

而最关键的,这个封印地的位置,确实极少有人知道的秘闻,就连凤凰流的帕梅拉的都丝毫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个地方。

问到这事儿,艾萨克靠着马车车厢说:

“我妹妹在凤凰流呆的时间太长了,她不知道很久以前凤凰流为了确保资料不丢失,曾经把很多秘密文献送到帝国皇宫保管,我三哥,也就是欧文以前天天在图书馆泡着,这事儿还是他发现的。”

当然,这事儿也是他惹出来的,就算不是直接惹事,也有他在里面搀和。

不过这些话艾萨克并没有对林天赐说就是了。

“等等,你说……妹妹?帕梅拉小姐也是只公主。”

“是公主没错,但为什么说‘只’?”

艾萨克哪知道林天赐见过太多的公主了,总觉得不太稀奇。

大手一挥:

“不要在意这些细节。”

艾萨克也就真的没在意细节,随即用眼神示意在前面驾车的傅崇文和帕梅拉,对林天赐低声道:

“傅先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?我还从没见过帕梅拉对练武之外的事情这么感兴趣。”

何止是感兴趣,帕梅拉坐在驾驶位上,几乎整个人都像是胶带一样贴在傅崇文身上,撕都撕不开。

更神奇的是,最初傅崇文还有点抗拒,后来干脆欣然接受了。

林小哥儿也有点纳闷,也低声八卦道:

“我跟傅道友不算太熟,这事儿不好说,不过傅道友绝对是个值得信任的人,这点你可以放心。话说他们俩什么时候搞一起的?你知道吗?”

所以说玲珑对林天赐的影响也不小,他现在已经开始学着八卦了。

“没啊,我以前总是在外面出任务,不久前才回伊修加德,一开始我以为傅先生就是帕梅拉的一个朋友,没想到他们居然不是单纯的朋友。”

“有故事?”

“肯定啊。”

这八卦的赛莉都看你不下去了,她透过胸针说:

“你们俩够了,我刚刚查了查资料。”

说道正事儿,林天赐重新摆出正襟危坐的状态,只听赛莉继续道:

“你们说的那个封印地,我这边也有些记录,不过要追溯它的年代可就没有确切的证据了,因为大大超出了我们蓝色妖精的活动时间。”

赛莉的事情已经给艾萨克介绍过了,所以到不是特别稀奇,当然,艾萨克带人掏了白手协会高级联络点的事不能说……

其实说了赛莉也不会在意,白手协会的工作确实会惹来当权者的猜忌,本身就干的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,被人发现也只能说是他们自己不小心,赛莉才不会因为这个就跑来奇卡怪界给白手协会出头。

只不过肯定也不会给艾萨克好脸色看就是了。

“前代蓝色妖精曾经数次光临奇卡怪界,想要弄明白这个位面的诸多未解之谜,你们说的那个封印地我们蓝色妖精也曾经去过,里面封印着非常多的强大怪物,不过大多数都已经被抽空了力量,即便放出来也没啥威胁。保守估计那些封印存在了数万年之久,而最古老的封印,很可能可以追溯到三个流派的创始者身上。”

赛莉曾经给林天赐讲过狮子流、凤凰流以及魔神流三个流派的始末,据说这三个流派都是一个人创立的,而且这个人后来还当上了某间魔女,就是不知道具体那一届。

只知道这个人的年代太过久远,具体叫什么已经不可考了,即便去问曼娜莫拉也是未解之谜,因为他当某间魔女的时候,上古精灵都还是野猴子的状态。

曼娜莫拉之前那届某间魔女肯定不是他,有可能是之前很多届。

但不管年代多久远,这人既然是某间魔女,他就肯定能使用创世十圣器,这么看来,他建立的封印可以说是极为靠谱。

话说回来,这么靠谱的封印,邪修是怎么把甘多拉放出来的?

对此,赛莉说:

“封印地很可能是三个流派的创始人建立的,但里面封印的怪物可不都是他抓来的啊。”

甘多拉出现的年代,早就没有三个流派的创始人什么事儿了,甘多拉的封印是后人建立的,与那个创始人无关。

或许就是因为这个,甘多拉才相对来说很容易被放出来。

“不过那个封印地可不好找,我这边的记录显示,当初去寻找封印地的蓝色妖精转悠了快一个月才找到位置。”

蓝色妖精的等级都在80级以上,这种大佬都需要找一个月,换成他们四个……

感觉确实不太靠谱。

艾萨克听到这,插嘴道:

“这一点可以放心,只要懂得凤凰流的武艺,想找到它还是比较容易的。”

林天赐正要问问艾萨克为啥这么有信心的时候,驾车的傅崇文回头道:

“前面没路了,只有一大片森林。”

随着马车翻过破坏龙甘多拉撕开的山坡,郁郁葱葱到让人反胃的绿色横在眼前……

ttshuo

Tagged in: